护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请把我的头还给我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19:02 阅读: 来源:护腕厂家

“啊…啊…你不要再追我了,不要追了!”杨毅奋力地奔跑、痛苦地大喊。身后跟着的诗诗张牙舞爪,一手抓着大叠冥币,一手提着自己腐烂的头颅散发着恶臭,不断怒吼着“请把我的头还给我…请把我的头还给我!”

越来越近了,诗诗离杨毅越来越近了。杨毅回头一看,诗诗那猩红的长指甲拿着冥币就快要触碰到自己的脸颊了。杨毅大叫一声要加快速度,结果被石头绊倒了。诗诗手里提着的头颅嘿嘿嘿嘿的笑着,扑向倒在地上喘着粗气的杨毅……

“不要啊!别过来!”杨毅惊醒,擦去满头大汗。虽然只是个梦,但是也足以把杨毅吓的够呛了。“也许是自己工作压力太大了。”每个人往往都是这么安慰自己的,那是因为自己心里没鬼。而杨毅却无法像往常一样像别人一样用这样的说辞来说服自己。

杨毅本是出了名的胆大包天,人也挺好相处的,缺点就是爱算计,又贪钱。虽然朋友挺多的,但是没有几个是知心朋友,能够谈心的。省吃俭用了一年,杨毅买了辆车,但是朋友都没有坐过杨毅的车。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他抠门啊,还说要打表算钱。谁还敢坐?

自从小迹有了车以后,他算计着可以多拿一些加班费,又不怕晚上加班太迟就赶不上末班车了。

然而现在的杨毅最近却越来越变得敏感起来,业绩越来越差,精神也越来越差,总有一个噩梦一直缠着自己。以前胆大包天的杨毅现在却经常被自己的脚步声吓的魂飞魄散,那是因为,他做了一件亏心事……

有一天,杨毅照常在公司加班。然而下班后已经是深夜了,杨毅决定收工开车回家。下楼后,到了停车场,却发现有一个漂亮又可爱的女孩子围着他的车旁瞎转悠。

杨毅以为是想偷车的贼,就大声喝道:“你干什么!这是我的车!”女孩被吓得一个激灵,而后低头委屈的说道:“我…我…我就是看…看看。”

杨毅皱了皱眉头:“这么多豪华的车你不看,看我这破车干嘛?你另有居心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女孩小心翼翼的应和:“我…我没有啊!我叫诗诗,只是因为你的车牌是0714,是我的生日。觉得我们挺有缘的,而且现在已经没有末班车了,所以我在这等你,想让你送我回家…可以吗?”

“送你回家可以啊,不过我可不能白送啊,汽油涨价了。我可是要打表算钱的。”杨毅的老毛病又犯了。“没关系,我家不远的。”诗诗笑着钻进了车里。诗诗没有看到杨毅嘴角泛起的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这么一个单身女孩子深夜搭车最好欺负了,今晚可以大赚一笔。看她也不像会认路的样子。”杨毅心里打着如意算盘。

杨毅的车子驶出了停车场,往诗诗家开去。杨毅故意要绕远路,好多算一些钱。只是这一路上空空荡荡的,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虽然开着暖气,但是杨毅还是感觉一股寒意一直蹿上来。

诗诗一言不发,杨毅想缓和下僵硬的气氛,就跟诗诗说着价钱。一个大男人精打细算,看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别扭。细细算完,杨毅却没有听到一丝回应,连呼吸声都没有。

杨毅往后一看,根本没有人。这…不会是没带钱跳车了吧?就在杨毅在考虑要停下车去找找还是掉头回家。

突然,就在离自己不到一米的地方。一个女孩站在路中间,杨毅一脚踩下刹车,明显已经来不及了。他赶紧跳下车去看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就是刚刚还坐在小迹车上的诗诗。此时的她已经身首分家,杨毅一看立刻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她要跳车,要“逃票”。到手的钞票又飞了,分文没拿到还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油。杨毅心里那个气就不打一处来。一脚踢向诗诗的头,诗诗的头就飞了出去。这下就真是名副其实的身首异处了。

杨毅的胆子大的可想而知,到了这时候还想着钱,完全被金钱泯灭了身上的人性。他一脚踩着油门往家的方向开去,心里居然没有一丝恐惧。可是杨毅不知道,在暗处一直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到家之后,怪事接连发生。

杨毅累了一天,连澡也懒得洗就上床睡觉了。他梦见漫天的钞票,他开心的大笑,拿在手里却变成了冥币,越来越多冥币从天下洒落下来。杨毅在地上,被冥币埋成了小山丘。他挣扎着想起来,却发现动不了了,想喊也发不出半点声音。“鬼压床?”这个念头在杨毅脑海里冒出来自己也吓了一跳,因为他根本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请把我的头还给我…请把我的头还给我啊!”一声凄厉的女声划破夜空,在小迹耳边响起。杨毅壮着胆子翻了个身,发现自己能动了,就起床倒了杯水想压压惊。水壶里还有冷开水,倒满整杯后杨毅刚凑近嘴边,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他打开了床头灯。这哪里是水,分明是血,还在不断地往外冒出来,向喷泉一样。

>>

杨毅把杯子摔到地上。爬上床,蒙着被子,整个人缩成一团,脚却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他把被子掀起来,发现诗诗的尸体就躺在自己的身边,没有脑袋,手里紧紧捏着大把的冥币。杨毅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他冲出房间,连门都没关,冲到大街上,他要往人多的地方去。可是无论他怎么跑,跑的再快,依然在当时的车祸现场兜圈子。杨毅不知疲倦的跑,终于,他累的靠着路边的树坐了下来。

突然远方驶来一辆车,刷白的灯光在死寂一般的夜空格外明亮、刺眼。杨毅本想上前求助,却看到车牌号:0714,跟自己一样的车型,跟自己一样的车牌号。自己的车不是停在楼下吗?在杨毅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吱…”一个急刹车拉回了杨毅的思绪。

诗诗在路中央倒在了一片血泊中,车上下来一个跟自己长的一摸一样的人,看了看弱小的诗诗,抬起脚踢诗诗的头,飞出一条残忍的抛物线。吐了口唾沫,上车调头扬长而去。杨毅看得傻了,这就是当时的场景,才发现自己怀里抱着什么东西。借着月光一看,“妈呀,你是什么东西。”杨毅看到诗诗血肉模糊五官变形的头颅就在自己怀里,吓得扔了出去。杨毅想往回跑,却撞到了什么东西。抬头一看,诗诗从血泊中站了起来,就在自己的面前,没有头的身躯还在淌着血水,却不知道从哪里发出凄厉的惨叫:“我要我的头啊,请把我的头还给我啊!”杨毅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醒来的杨毅躺在床上,搞不清自己昨晚是亲身遭遇还是做梦。但是那种真实感是做梦所不能呈现的,可是自己现在躺在床上又怎么解释呢?一切怪诞离奇的现象在杨毅脑海里喷涌,穿裤子的时候发现裤子上有潮湿的草的痕迹,更加证实了昨晚发生的事件的真实性。杨毅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炸了。向公司打电话请假后,决定开车出去散散心。其实他更想逃避自己的一些可怕的想法。

杨毅下了楼,发现车子底下有一滩油,以为是谁偷偷放了他的油。他走进一看,呵,那是一滩血水,他努力平静自己的情绪。绕到驾驶室,打开前门,准备启动。发现很难打火,突然想起自己那天撞完诗诗回家后没有加油,以为可能没油了。于是他好不容易打着后准备先去就近的加油站加油。

刚出小区门不远。杨毅发现有个加油站,以前天天路过这里也没发现有加油站,而此时的杨毅却没有想也没想就奔着去了。这个加油站规模很小,也不同于普通的加油站,既没有写中石油也没有写中石化。只写了三个大大的“加油站”简陋的像个便利商店。这样或许能够便宜点啊,杨毅就这样安慰自己,始终改不了贪小便宜的毛病。

在93#加油位停了下来。一个长得清纯可爱的女孩子卸下油枪,接过杨毅拿来的钥匙,直径走到车旁,开启油箱,把油枪插入油箱口。“加满”杨毅在后视镜里对着女孩说道。他痴迷的看着这个女孩规范的加油操作步骤,越看越觉得这个女孩眼熟。

“先生,714元。跟您的车牌号一样的数字呢!”在杨毅出神的时候,已经加油完毕了。“什么?这么贵!”杨毅惊呼。女孩冷冷一笑:“你开黑车的时候怎么不嫌贵!”杨毅哑口无言,只好应着“你们这是什么油啊?”女孩卸下油枪对着杨毅开启,杨毅一抹脸上黏糊糊的液体,正想开骂却发现,自己满脸都是血。杨毅丢下714元,一脚踩下油门就跑。在后视镜里却看见那个女孩把头一拧就掉了下来,那女孩拎着马尾辫向踢足球一样把头往杨毅的方向踢去。杨毅不敢再看,加速到180迈,驶上了高速公路。

杨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眼前的视线却更加模糊了。挡风玻璃上都是雾气,杨毅开启刮雨器,“吱…呀…吱…呀…”刮雨器像垂死的老人一样,慢慢的,从车顶淌下的血水让他眼前一片殷红。刮雨器不断地刷,血水不断地往下流,越来越快,越来越多。杨毅觉得自己就快疯了。他一脚猛踩在刹车上,打开车门,连滚带爬的逃出这辆平时当做宝贝一样的车。无人驾驶的车却加速的左右乱冲驶向远方。

杨毅本以为逃出那辆车,噩梦就会终止了,可事情没有他想的那样简单。他来到了什么地方?杨毅往周围一看,兜了几圈,就是走不出车祸现场。还是那片树林,还是那条公路。死的人还是诗诗,杀人的还是杨毅。

好在这条片树林安静的很,没有0714的肇事车,也没有诗诗。杨毅开始在树林里转,嗅着青草的芳香。到处走,到处看。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只是他确定自己现在不是在做梦。

“你在干嘛呢?”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闯进杨毅的耳朵里,划破了安静。杨毅一转身,就看到妖妖那没有头的身躯拿着冥币站在自己身后。“我求求你了,你可不可以不要缠着我。”杨毅已经没有力气再逃了,他也知道自己逃不掉了。“我是来给你钱的,我没有付你车钱,你要多少钱我都有。”说着诗诗就把大把大把的冥币往杨毅怀里塞。“不过,呵。你收了我的钱就要帮我找头。”

>>

杨毅转身想跑,诗诗抓住了他“想跑?你还没帮我找着头呢?”杨毅只觉得自己已经被她逼疯了,只得大胆的应和“好好好,我帮你找。”

两个人,不,确切的说,是一个人和一个鬼。就在这片浓密的树林里翻找——头!他们弯着腰,两只手在草丛里摸索。杨毅应付着,诗诗却很认真、仔细的找着。

天慢慢黑了下来。乌鸦一声凄厉的叫声让杨毅浑身一个激灵。杨毅知道再找下去也没有结果的,就“对着”诗诗说:“找不到的,算了啊。我回家了!”杨毅一个转身正要走,却突然喘不上气了。诗诗狠狠掐着杨毅的脖子“算了?怎么能算了?请把我的头还给我!!”诗诗一直重复着像小迹吼道“请把我的头还给我”

杨毅就这样被诗诗卡的动弹不得,从喉咙里硬生生挤出一句“你要我怎么还啊!”诗诗笑了,笑的很难听“呵呵呵呵,我要你把你的头给我!”话音刚落,手上的力道已经加倍了好几,杨毅无力反抗。

杨毅痛苦的一声都发不出来,诗诗活活的掐断了杨毅的脖子。把杨毅的头装到自己的脖子上,扭了扭。

诗诗掏出一沓冥币甩向躺在地上的杨毅的身躯,别扭的张开嘴巴对着杨毅没有头的尸体说:

“你不是爱钱吗?那我就向你买一个头。”

>>

热血猎人破解版

月神宝藏变态版

天地道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