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世界各国都为改革纠结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4:40 阅读: 来源:护腕厂家

世界各国都为改革纠结

十八届三中全会被寄予改革厚望。民众期盼主政者能够破除利益集团重重阻力,公布下一波改革路线图和时间表,打造让人耳目一新的改革2.0版。  改革并不仅仅是中国这个发展中国家需要做的事情。随着经济、社会情况的变迁,各个国家都需要进行相关的改革。各国政府、立法机构、利益集团、媒体、司法、政党与官僚激烈博弈,使出浑身解数,力图对最终改革方案施加影响。其间累积的经验与教训,借鉴价值不言而喻。  美国医改两党恶斗遗憾多  美国的医改可谓牵动了全世界的心,因为围绕医改的共和党和民主党之争,竟然直接导致了白宫关门,进而影响到美国偿债和世界经济。  目前发达国家中唯独美国仍有470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哈佛大学研究表明,美国每年宣布破产的400万个家庭中,一半是因无法支付高额医疗费用而破产。  诡异的是,美国医疗开支占GDP比例居全球之冠,政府对医疗保险的开支完全失控。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预计,任其发展下去,医疗开支到2017年会翻一番,达到4.3万亿美元,占GDP五分之一。  花了最贵的医疗费用,却是唯一没有实现全民医保的发达国家。既不公平,又无效率。难怪奥马巴团队在竞选总统之时就提出要向富人多征税、改革医疗保障体系。  然而兹事体大,政党、企业、医界、保险公司各有主张,吵成一锅粥。美国媒体比喻道:重建医疗卫生体系像是拆掉所有墙壁,重新安装全部的水管、通风管以及电线。  美国的立法程序极为复杂。一般来说,由议员或者总统提案动议,美国国会的参议院和众议院分别表决,如果参众两院达成一致,议案就送交总统签署。总统有权否决议案,如果议案被否决,参众两院以三分之二多数再次通过议案,则议案不经总统签署,直接成为法律。对于税收法案,只能由众议院提出,因为西方有“无代表不纳税”的原则。另外如果两院达不成一致,就会由两院联席会议讨论妥协。  当选为总统后,奥巴马的团队推出新的医疗保障草案。2009年底,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以60∶39票通过。  这项法案将使美国的医疗保险体系覆盖3100万此前没有保险的美国人,意味着到2019年,94%年龄在65岁以下的美国人都将得到医保。该法案将要求几乎所有美国人都购买保险,但将向较低收入群体提供补贴,同时将以州为基础建立新的保险交易所,让个人可以集合起来,购买能够负担得起的保险。  共和党输了立法,立马转战司法,在其执政的26个州提起违宪诉讼。去年,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以5∶4的表决,医改法案涉险过关。  战场又回到国会两院。共和党掌控的众议院不惜关闭白宫,杯葛奥巴马政府。全美一半的州,不愿增加医疗补助配套资金,抵制新法;餐饮、酒店等行业无力承担员工高昂医疗保险开支,反对声一片。白宫不得已,将强制企业购买医保条款延至后年执行。  虽然白宫已经重新开张,但两党关于医改的斗争还远未停止。  法国开征富人税利弊几何  2012年,奥朗德入主爱丽舍宫。金融危机乌云罩顶,法国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社会分裂日益恶化,失业人口再创新高。  上台前,奥朗德在电视上公开说:“我不喜欢富人。”执政伊始,他就推出争议极大的“临时附加税”,对年收人超过100万欧元(约合820万元人民币)的富人开征75%的税款。  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总统制的制度设计,总统由国民直接选举,地位高于政党和议会多数。奥朗德大权在握,控制了整个决策进程。

与美国国会不同,法国政府预算由内阁单独制定,国民议会对“钱袋子”的控制相形见绌。立法草案80%以上来自内阁。宪法委员会在政策制定方面的地位不断上升,发挥着独立作用,制衡行政权。  “富人税”吓跑了不少社会名流。影帝德帕迪约投奔俄罗斯,普京总统为其火速发放俄国公民身份证。  德帕迪约发表公开信称,45年来缴纳1.9亿美元税款,而政府去年拿走了他收入的85%。“我现在把护照和社保卡都还给你,这个社保卡对我从来就没派上用场!”  欧莱雅集团主席感叹,“富人税”虎视眈眈,法国将难以吸引外来人才。英国首相卡梅伦公开欢迎法国富人前往伦敦定居。就在此时,法国宪法委员会否决“富人税”法案,理由是法案以个人为计税单位,而法国所得税征收是以家庭为计算单位,明显违背税收公平性原则。  内外交困之下,奥朗德要求政府重新拟定“富人税”。今年10月,国民议会投票通过“特别互助贡献税”,只适用于今明两年,最高税率为50%,由企业为员工缴纳。  德国退休年龄改革小步慢进  1992年前,德国法定退休年龄,男性为63岁,女性60岁。实际退休年龄则分别提前2.7岁和0.1岁。  1995年起,德国养老金支出踩到国民收入10%这一警戒线。2010年德国65岁以上人口高达总人口的五分之一,2050年德国老龄比例将达到34%。欧盟27个成员国中,德国年轻人比例最低,退休人员比例最高。  面对老龄化浪潮,1992年德国政府就启动养老保险改革,到2010年将男女退休年龄双双延长到65岁。  1949年德国《基本法》把政党放在了德国制度的中心地位。政党代表人民的政治意志,近二十年来,各个党派变得更为务实,淡化了意识形态的分歧,德国政局稳定性有口皆碑。《基本法》规定,总理决定并对政府的总体政策负责,观察家将德国体制称之为“总理民主”。  一旦德国内阁通过了一项草案,联邦议院有权加以审查。各部官僚就转变角色成为游说者,联系议员,出席委员会会议,向议员提供专业知识。联邦议院只起一个行政决策的批准机关的作用。大联合政府,总能获得议会多数,通过非常棘手的重大改革。  2007年,德国总理默克尔推出退休年龄延长方案,基民盟/基社盟与社民党组成的大联合政府,冒着巨大的社会阻力和反弹,在联邦议院通过法案,再次延长退休年龄至67岁。  改革将在2012年至2029年之间缓慢进行,从65岁逐步逐层地调高至67岁。延迟退休的两年时间被划分为24个月来计算。前12个月用12年时间过渡,后12个月用6年时间完成。  德国工会组织指责改革“不公正”,多次游行示威表达抗议。但无论民众如何抵触这一措施,对于德国甚至整个欧洲而言,以延迟退休为现实的福利体制改革,都无法回避。  值得一提的是,德国改革绝非一蹴而就。而是花费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将退休年龄延迟了1岁或2岁。“小步慢走”,有利于控制负面社会影响,消除民众对抗情绪。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