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叶檀上海自贸试验区形成改革共识

发布时间:2021-01-25 15:08:47 阅读: 来源:护腕厂家

叶檀:上海自贸试验区形成“改革共识”

上海曾是中国惟一融入国际经济的东方大都市。现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称“上海自贸试验区”)承载中国市场改革的理想,负重前行。 人们总是希望红彤彤的新世界在一纸政策下转眼诞生。很可惜,这样的奢望是不现实的。任何改革方案都建立在世俗而又纠结的现实土壤上。上海自贸试验区改革方案同样如此。对于上海自贸试验区评价的关键是,改革的方向是否正确,关键条款是否到位,在可能的短暂停滞后是否有足够的勇气向前推进。  自贸试验区最大的成就是观念。

“法无授权不可为,法无禁止即可为,法定职责必须为”,出现在上海自贸试验区的这三句话,作为简洁而明确的执政理念深入人心,成为中国经济改革的精神支柱。在清理企业与政府的边界时,这三句话至关重要。  到目前为止,根据企业问卷调查,上海自贸试验区最受重视的改革是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与金融改革,这两项举措可以衡量上海自贸试验区改革的质量。  到目前为止,上海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已出两版,进步明显,但还不够多。  2013年版上海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并不让人满意。商务部研究员马宇尖锐指出,该清单罗列的特别措施共190项,其中禁止类38项,限制类152项。《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中,禁止类36项、限制类78项、鼓励类中的限制措施约43项,共约157项。经过比对分析,两者的吻合度居然达到100%。  2014年版负面清单特别管理措施共计139条,比2013版减少了51条,下降了27%。139条中,限制性措施110条,禁止性措施29条。2014年版的虽然删除了几十条,但主要集中在农业、制造业与文化娱乐行业,前两个行业外商不可能在上海自贸试验区内投资,而文化娱乐的开放某些具体细则难以出台,即使删除也投资艰难。  2015版负面清单可能会更多增加金融方面的内容,包括原油期货交易、提高外资入股证券公司持股比例等改革已在途。  2013年10月18日,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指出,试验区其开放程度“已经很高,前所未有”。  但官员的评价显然不能衡量改革成果,从本质上说,上海的负面清单是管理制度的追随者,而不是先行者,这是政府对市场管理体制的整体变革。上海自贸区并非一块飞地,每一项删减都需要得到主管部门的首肯,上海自贸试验区改革步伐的快慢,涉及到的绝不仅是上海政府部门的改革意愿,是中国多数部门官员对于最开放的区域,改革的容忍度究竟有多大。最新的调研,以及上海财大与普华永道的评估报告,都把部门的协同当作建议重点,以提高改革效率,正是这一原因。  如果改革止步,甚至负面清单能否推进都是个问题。今年9月23日,商务部有关负责人表示,上海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是国务院依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授权上海市制定的,具有特殊的试点性质,其他地方未履行必要的法律程序不能复制和效仿。  商务部该负责人的理由并非无理,如果负面清单遍地开花,会造成制度碎片化,影响构建统一有序的投资环境,未来在自贸协定谈判中丧失机遇。如何评判制度的统一,如何评判负面影响,需要独立的第三方研究机构,而不是利益相关部委。反对的理由如果成立,负面清单就无需推广,也不该推广。  近日,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副院长孙元欣接受《上海证券报》采访时表示,国家发改委最近公布的新修订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其中把原先对外商限制的目录从79条缩减到35条,这将为上海修订2015版负面清单提供依据和空间。与此同时,2015年中美投资保护协定谈判中有关负面清单的谈判,也将为2015版负面清单提供新的内容和依据。这一段话非常鲜明地点出,上海负面清单删减,不可能在有关部委之前。  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改革是另一个看点。  金融改革为企业带来实际利益。上海自贸试验区区内的账户具离岸账户性质,在企业的境外投资、融资等方面更加便利,成本更低。企业经常项和直接投资项下可以跨境结算,融资便利明显,如建行上海自贸试验区分行为整个外高桥集团发放了FT业务项下的借款3.7亿元,利率比央行基准利率下浮12%。  金融改革是高效的,但未触及资本项目开放等敏感区域。普华永道在评估报告中表示,上海自贸试验区区内企业融资成本下降10%-20%;跨境双向资金池业务提升跨国企业区域性资金的使用效率,推动了与全球资金池自动链接;“亚太运营中心计划”提升区内总部企业在集团中的规格与能级,并将进一步拉动上海总部经济的发展。  11月17日,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接受《金融时报》专访时指出,“我们下一步的工作目标之一,就是在风险可控的条件下,以渐进、有序的方式,允许自贸区内合格的个人开设资本账户”。这一段话被广泛引用。  上海自贸试验区区内合格个人资本项目开放,是个跨越式的进步,但到目前为止,资本项目开放进展甚微,包括曾经热议的港股直通车也被喊停,直接原因是担心风险不可控,境内资金会通过细微的管道源源不断地流向境外。韩正先生的这一美好愿望,将遭遇来自银行界人士、学界以及社会的严峻挑战。  支持与否并不意味着支持还是反对改革,而是基于对中国经济、金融信心的判断,对于央行货币政策是否会失控的担忧。众所周知,央行的许多官员是国内著名的改革派,但所处的位置会让他们在开放资本项目时加倍小心。  有一些其他地区已在尝试的项目,在上海自贸试验区刚开始,或者尚未开始,深圳前海特区作了许多金融方面的尝试,包括上海离岸账户中的一些操作,其他地区早已开始试点,而上海自贸试验区刚开始。  又如,在所得税方面,对上海自贸试验区区内企业以股份或出资比例等股权形式给予企业高端人才和紧缺人才的奖励,中关村等地区已经试点,但上海自贸试验区的相关具体政策尚未出台。这样的滞后令人难以理解,对其他地区已经在进行的试点,上海自贸试验区不应落后于人。  从目前来看,在通关、汇兑等可以实行的领域,自贸区效率极高,而在需要多方协作部委审批的领域,争议极多。  上海自贸试验区有着紧迫的改革使命,天津、深圳、福建等省市也在争取自贸区地位。11月17日,沪港通正式实行之日,A股市场中天津等自贸区概念股一飞冲天,市场在躁动中寻找突破的方向。这是一股寻求中国市场化深度变革的力量,从上到下的改革共识,在中国业已形成,上海自贸试验区正是在这种力量中,坚韧前行,不言后退。

简约装修

家庭室内装修图片

房子装修设计

济南装修选择

相关阅读